即便一个人在硝烟弥漫里、在大雨滂沱里、在水

  玛格丽特·米切尔1930年代创作的《乱世佳人》是美国知名度最广的小说,费雯·丽、克拉克·盖博主演的在1939年首映的同名电影,更是美国电影史上的经典,至今盛映不衰。

  因为妻子和女儿是《乱世佳人》小说和电影的忠粉,2003年,法国作曲家捷哈德·普莱斯居尔维科(Gerard Presgurvic)将《乱世佳人》搬上了法语音乐剧舞台,用28首歌曲谱出乱世间的悲欢离合。

  时隔15年,在中方制作公司九维文化的推动下,《乱世佳人》以英文版的方式重启。目前,该剧正在上海文化广场热演,并将持续演出至1月13日。

  与时长4小时的电影不同,音乐剧《乱世佳人》只有150分钟,撷取了小说中的重点进行展示。

  捷哈德认为,《乱世佳人》人尽皆知,剧情大家都熟悉,所以他没有将精力完全用在讲故事,而是重在分享自己的政治主张——所有人都应该被命运善待,在阳光下共同生活,结尾也不像小说那样以斯嘉丽的一句“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戛然而止,而是用一首《无动于衷》强调“唯有自救,方能成功,只有自己和明天才是真正的救世主。”

  时隔15年,捷哈德仍旧担任英文版《乱世佳人》的音乐总监,而早在2003年法语版首演时,寻找“斯嘉丽”便是最大的难题。

  “小说最有意思的地方,是它描述了一个任性傲慢的小女生慢慢成长为独立坚强的成熟女性的过程,斯嘉丽不仅要美,还要有个性,演员要演好这个角色,不能只有一张俏脸,还要会唱会跳会演戏,要有很强的艺术表现能力。”

  捷哈德回忆,法语版首演时,他面试了一百多位演员,一直没找到满意的斯嘉丽,渐渐地,女儿罗拉·普莱斯居尔维科引起了老父亲的注意。在捷哈德看来,当时只有16岁半的罗拉和斯嘉丽太像了——关键不是长相,而是个性,罗拉就这样成了第一任斯嘉丽,从18岁一直演到19岁。

  “随着时代发展,现代女性越来越特立独行,她们有自己的想法,掌握着自己的命运,所以很多现代女性其实都是斯嘉丽。”捷哈德说。

  同样,英文版《乱世佳人》筹备期间,光是找人就花了一年多时间。中方制作人乔静说,制作团队专门去往纽约、伦敦、巴黎等三个音乐剧高地寻人,要求之一是一定要有丰富的表演经历、演过大型经典音乐剧,最终,团队收到2万多份简历,单是应聘斯嘉丽的就有三千多个。

  三轮面试下来,三个女演员不相上下,演过《剧院魅影》的美国女演员瑞秋·格德(Rachel Gold)最后入选。

  “斯嘉丽是从13岁开始讲起的,她既淘气又可爱,既任性又傲慢,25岁的瑞秋更有这些先天的气质,就像小猫咪,有时候很乖,有时候又很危险。瑞秋在简历上的照片很甜美,但上了装之后,那种傲慢立马就出来了。”乔静说。

  电影版《乱世佳人》十分接近小说,费雯·丽又是众所公认的斯嘉丽,也因此,团队在选女主角时是以费雯·丽的标准来参考,造型和服饰设计上也在向电影版靠拢。有意思的是,不仅是外在,瑞秋版斯嘉丽就连说话的口音和语气都像极费雯·丽,仿若费雯·丽再生。

  瑞秋:首先是经纪公司推荐了我,他们非常希望我能出演这个角色,因为斯嘉丽太独一无二了,我本人是《乱世佳人》小说和电影的粉丝,在生活中也是“斯嘉丽”附体,所以我为面试做了很多准备,找出小说和电影重新温习角色的特点,反复练习试唱歌曲和台词。

  面试时很多漂亮女演员都参与了竞争,都很优秀,不过当天只有我穿了一件墨绿色丝绒的衣服去面试,还精心做了一个斯嘉丽少女的发型。我尽量让自己活在斯嘉丽的世界里,遇到每一个场景都会尝试。后来我和另外2位女演员进入最后的选拔环节,我还一直穿着墨绿色的衣服,我想我是幸运的,其实对于斯嘉丽这个角色,我是志在必得的。

  我之前就看了小说、电影,成功入选这个角色后,我当天又买了珍藏版《乱世佳人》小说,小说被我不知翻了几百次。我会把自己的表演录像下来,反复去看,找到自己和电影的差别,哪里做的不足,哪里做的不同。演好斯嘉丽最重要的是,我需要相信我就是斯嘉丽,然后通过录像检查,自己想象的斯嘉丽是否都在我的眼神里、在我的举手投足里、在我的声音里。我每一天都在努力。

  澎湃新闻:从现场来看,你的发型、造型甚至说话的口音和语气,都和电影版《乱世佳人》里的费雯·丽很像,你有特意去参考和靠近费雯·丽的表演吗?

  瑞秋:我是先根据小说,揣摩人物性格、形象。神态和说话方式是参考的费雯·丽练习而来。内核方面是根据自己的揣摩来的。我想真诚的表达是费雯·丽最可贵的地方。

  和斯嘉丽一样,我也对自己想要的东西特别执着,不顾一切。我也在16岁左右,疯狂地爱着一个人,最后却发现他并不是我想要的,只是当时的我狂热地理想化了他的形象。另外对我来说,伤心只是哭泣的那一瞬间,下一秒我就会对自己说“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我想我就是斯嘉丽。

  大家觉得我非常真实,有无穷无尽的热情和用不完的精力,爱恨分明,不管不顾,这次永不知疲倦永不放弃才真正复刻了斯嘉丽。

  澎湃新闻:《乱世佳人》的小说家喻户晓,很多朱玉在前,你演这部剧有哪些困难和挑战?

  瑞秋:戏份很多,我有11首歌要唱,还要跳舞。一个大女主撑起一部戏,我需要在爱与恨、脆弱与坚强中把握好分寸,在有限的音乐时长里把握表演的节奏。

  大家都希望看到费雯·丽在舞台上表演,而我想让大家看到的是,费雯·丽的身后还站着瑞秋,一个有魅力的瑞秋。这非常难。

  澎湃新闻:斯嘉丽从一个任性小女孩成长为一个独立女性,有人觉得她和现代独立女性很像,你怎么看?

  瑞秋:独立和坚强,是斯嘉丽独一无二的地方。就像现代女性一样,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我们可以直面命运的煎熬和考验,甚至在错误中,可以勇敢面对伤害和遗憾。即便一个人在硝烟弥漫里、在大雨滂沱里、在水深火热里,我们对未来也要永远怀抱希望和信心,永远忠于自己!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